设计咨询:400 128 2008        13911488848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居然之家北四环店1号馆


专注中式空间设计二十年

秦汉时期建筑

发表时间:2019-01-12 16:38

前期——秦汉时期 壮丽之美



公元前221年,秦统一了中国,至汉代呈现出大一统的强大国势。秦汉400余年,是我国建筑成长并逐渐走向成熟的时期.也是第1个高峰期。


一、以“大”为美




这种撷取融合各国宫殿样式的做法,体现的正是“大一统”的文化现象。


汉承秦制,主要建筑沿袭秦的“宏大”,更讲究“壮丽”的“大美”。


如汉初建未央宫时,汉高祖刘邦“见宫阙壮甚”,而责问负责建造的丞相萧何,萧何答曰:“夫天子以四海为家,非壮丽无以重威,且无令后世有以加也。”


秦汉建筑的高大是依赖于建筑技术的日益成熟,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
1、大力发展木结构建筑技术。实现了单体建筑沿面阔方面开间多少,可以根据需要来任意增减;在进深方向也出现多开间殿堂、明堂辟雍等建筑。



2、通过提高建筑空间的连续性和通透性,来实现室内空间在视觉上和心理上的最大化。


即“只见柱,不见墙”的空间形态基本形成。东汉时期,全木梁柱框架结构体系技术日臻成熟,单体建筑已有“墙倒屋不塌”的特性,以此结构体系而形成的室内空间形态,具有“高敞融通”、“自由分隔”的特征。


从汉代的画像石、画像砖图像资料分析,当时厅堂的前檐对庭院是敞开的,且不设檐墙;遮阳避雨靠张设帘帷来实现,同时,帘帷也起到了界分室内室外的作用。从空间功能看,庭院与厅堂是内外互渗的。宅第的空间形态基本是“前堂后室”的平面布局。另外,楼、阁、阙等多层建筑也有新的发展,这种立体的空间关系丰富了该时期的空间形态,也使得室内的功能分区更为合理。



二、灵活多变的空间分割


秦汉时期主要建筑,“ 高敞”的室内空间与低型的家具在尺度上比例严重失调,而且“室大则多阴”。帷帐在室内的使用,便解决了这一问题。这种将灵活的“帷帐”置于固定的“房屋”内的做法,把两种形式的建筑由外而内进行,“空间复合”的设计,不仅满足了室内空间不同使用功能的需要,即便是同一室内空间,在不同的时间段完成不同功能需求,也变成了可能。同时,它更弥补了固定建筑空间组织上的不足。



秦汉以前,帷帐是多用于军旅、狩猎、祭祀活动的临时性建筑,秦汉时期,它才在室内有了用武之地。它的运用灵活多变、开合随意,或挂于壁上,或悬于顶上,或张于架上,或包裹梁柱,形式多样,表达丰富。帷帐与其他家具(如屏风、床、榻等)的组合应用,可组合成若干有关联的小空间,使室内空间组织变得灵活起来,空间形式、尺度、层次也更为丰富。帷帐材质以织物为主,材质特性决定了帷帐还具有以下特点:丰富的装饰性、通用性、舒适性和亲体感。



三、以礼而序



秦汉时期“大一统”的社会格局,使得交通空前发达,多民族相互融合,中外文化通过“丝绸之路”交流频繁。汉地的生活习俗受“大文化”背景的影响,直接反映到室内家具的品种及陈设上。以低型家具为主的室内陈设品逐渐丰富起来,榻的出现及床、榻的分用,标志着坐、卧具的分野。生活方式虽承沿了前代的跪坐礼俗,但在保持“席地而坐”传统的同时,“居于床上”的生活方式也普遍为世人接受。至此,“以床、榻为中心”家具的陈设方式开始流行。




先秦以前,对于席地而居的生活方式,席作为一种独立的家具,在人们生活起居中是必备的。它既是坐具,也是卧具,还是室内空间秩序的组织的参与者。更为重要的是,以席为中心的室内陈设派生出很多礼节,在席的铺设方法、铺设方位、升降席的方式、材质的区分、坐席的次序等,逐渐形成一套完整的礼仪制度。如席的陈设,在数量上有严格的等级制度规定,以多重为贵。《礼记·礼器第十》载:“礼有以多为贵者……天子之席五重,诸侯之席三重,大夫再重。”如《论语·乡党第十》有“席不正,不坐……君赐食,必正席先尝之”。同坐于一席的人,也有上下秩序,尊者与长者坐首位。



秦汉时期的家具高度虽有变化,但家具陈设仍尊先秦礼仪制度,以长幼、尊卑为序。汉代礼制规定,在聚会场合“群居五人,长者必异席。”长者与尊者的坐位需单设一张席,以示尊重。

床榻普遍应用以后,合乎礼节的跪坐观念没有发生改变,在床榻之上仍沿承“跪坐”的坐姿。床、榻使用以一人“独坐”的小榻为贵,专供尊者或长者使用。在会客、宴饮等活动中,若有长者或尊者经过自己的面前,则须行避席之礼,即离开席,然后跪在地上,以谦卑姿态表示尊重对方。如:《史记·魏其武安侯列传》卷一百七载:“饮酒酣,武安起为寿,坐皆避席伏。”低型家具时期,厅堂家具的陈设有随用随置的特点。无论会客、宴饮,家具都是以礼而置、置而有序,人与人、人与物在室内和谐共处,秩序井然,从而营造出室内空间的和谐有序之美。





四、以丽而饰


室内装饰充分体现出“丽”之华美。如《三辅黄图》载未央宫“以木兰为棼撩,文杏为梁柱;金铺玉户,华榱壁当;雕楹玉碣,重轩楼槛;青琐丹墀,左槭右平,黄金为壁带,间以和氏珍玉”,椒房殿则“以椒和泥涂壁,取其温而芬芳也”。至成帝时,又为昭阳殿增饰,“昭阳舍兰房椒壁,其中庭彤朱,而庭上髹漆,切皆铜沓,黄金涂,白玉阶,壁带往往为黄金釭,函蓝田璧,明珠翠羽饰之,自后宫未尝有焉。”所以,秦汉时期主要建筑的室内设计表现出“为皇权而设计”的特征。用“壮丽”的建筑装饰达到“重威”的目的,也彰显了“大一统”的气魄。因此,这一时期的主要建筑的室内呈现的是富丽堂皇、刻镂施彩的装饰风格。



秦朝汉代主要建筑室内空间高敞融通,在室内设计上,充分利用壁画来进行装饰。如1976年第11期的《文物》载《秦都咸阳第一号宫殿建筑遗址简报》称:发现壁画“残片四百四十多块……壁画五彩缤纷,鲜艳夺目,规整而又多样化,风格雄健,具有相当高的造诣,显示了秦文化的艺术特色”。壁画残片上主要绘有车马、仪仗、建筑、人物及云纹、四方连续菱花纹等图案纹饰,施黑、赭、黄、大红、朱红、石青、石绿等色。据文献记载,汉代宫殿壁画很多,其内容大都画圣贤、功臣及象征祥瑞的神仙等。诸侯效仿朝廷,营造宫室,绘制壁画。







网站
微信
微博
联系我们

电话:400 128 2008
媒体采访电话:13911488848
E-mail:1825335777@qq.com
QQ:1825335777